消费日报网 > 深度解析

一头组团吃商家 一头收费带徒弟——

职业打假如今有了利益链

时间:2019-10-17 10:53:41 来源:北京晚报

  “吃货”、“下车”、“车票”、“做单”……在名为“吃货仅退款”的QQ群中,经常会跳出这样的词汇。

  在外人看来,这些说法让人一头雾水,但对于“职业打假人”,这样的“黑话”都有特殊的意义。

  盯住以假乱真、宣传不准等问题,职业打假人会向商家提出索赔。在不断的争议声中,职业打假群体成员的快速裂变,出现了师傅收费带徒弟的培训模式,从选店到话术,一些职业打假者的目的十分明确,要求赔偿后顺利“下车”。

  打假有组织纪律、收费培训成规模,职业打假人群体中,一条隐匿的利益灰链正在形成。

  潜规则

  群内暗语交流 “做单”实为打假

  “××平台,赔十倍的项目,谁愿意一起?”简简单单一条信息,在职业打假群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22岁的顾念(化名)有个近千人的大群,作为群主,他经常向群中发出“做单”信息。

  外人需要支付15元后,才能入群。

  顾念的群并没有冠以“打假”的名称,在QQ中键入“打假”,也难再找到由职业打假人组成的群。“吃货”、“仅退款”等关键词,则成为打假群的代名暗语。

  以假乱真的假冒商品,以及商品中的不准确宣传用语,是职业打假人的聚焦点。一名职业打假人坦言,打假人中有相应的组织纪律,群中交流只能用“黑话”、“暗语”,不能使用敏感词。

  例如“吃货”是收货后申请仅退款不退货,是打假中最为低级的一种。“赔偿”则是以举报、起诉等手段为要挟要求商家高价赔偿。“小白”意为刚刚进入打假群中的新手。“上车”便是跟着别人一起去打假。

  打假改头换面成了“做单”。索赔成功后,“车票”是给带领打假人的好处费。成功做了一单,得到赔偿叫做“下车”:“先学会这些暗语,老鸟才能带着你们攻城略地。”

  顾念将近千人的群成员分成三种人群,约有10%的老鸟,约有50%的小白积极分子,另外40%的人则只敢看不敢做,每天都在群中凑热闹。

  对于不放心的新手,老鸟会让他们“先车后票”——在吃到了货或吃到了赔偿金后再给“车票”。赔偿的金额一般在500元至1000元之间:“在一些大的项目里,也有可能得到三倍甚至十倍的赔偿,但是这需要‘小白’有足够的本金去打。”

  某电商平台上,号称名牌的运动鞋以近200元的价格销售,旋即被一名职业打假人将信息发至群中,准备将其作为“吃货”的下一个目标:“这些都是莆田货,一打一个准。”

  一名网店店主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二三十个买家在短时间内下单,直接拍下宝贝付款,地址留的都是代收点地址。收到货后,这二三十个买家开始向卖家发难,准备向平台举报。因货品并非正品,卖家担心平台申诉:“这么大的量,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影响,只能选择给他们退款,但是不退货的方式。”

  利益链

  教选店传话术 收徒弟来钱快

  顾念只是偶尔去“打”一下卖家,一般的小单,他都给自己的徒弟去练手。在他眼中,初级的打假人,基本就是吃货,中级的打假人,就是要赔偿。最让人忌惮的打假人,则会以打掉了一个店铺的链接,甚至是打掉了一个店铺,作为炫耀的资本。

  为了避免敏感词,职业打假群的名字在不断翻新。同样,在这些打假群中,师徒裂变模式也在不断出现。

  “群成员的裂变速度极快,这对于商家来说是最恐怖的。”一名职业打假人表示,一些小白在做了几单之后,便一点点摸到了重点,徒弟出师后,欲望被放大,不满足于吃货,也开始收徒弟,就形成了一轮新的裂变。

  一般而言,初级打假人依靠吃货只能免费拿产品,并不能因此赚钱,所以带徒弟也成为打假人的生财之道。多名职业打假人表示,每个徒弟的收费从两三百元至五六百元不等,一次性收费,可以永久带,保证顺利“下车”。通常师傅会收集各种违规店铺扔到群里,让徒弟们去做单。师傅会给徒弟提供各种模板,大到如何找店铺,小到如何跟客服周旋话术。

  顾念收徒的标准是458元,徒弟只需付一部分订金,就可以跟着他以“先车后票”的方式赚钱,待“下车”后再补齐剩下的费用。

  “赔偿的情况,一个店只能去打一次,不能来回打。”顾念的工作就是在网络中发现售假的店铺,在一些赔偿成功的案例中,打假人可以因此获得数千甚至超过万元的赔偿,“给我的提成就是看他们心情,没有固定的标准。”

  顾念选店的套路,通常为知假售假、含有极限词、无中文标识、无相关部门提供批文的产品。收到货品后,他便以假冒商品、不符合法规等作为理由,同时声称平台介入甚至通过消协、法律途径进行维权,进而要求店主三倍赔偿:“考虑到声誉、被调查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一般情况商家会认  、认倒霉。就算拿不到三倍赔偿,也可以拿至少一倍。”

  当有徒弟成功“下车”后,顾念都会将胜利的消息分享到群中。借此唤醒群中只看不做的“小白”。收费带徒弟打假,成了顾念赚钱最快、风险最小的职业打假之道。

  存争议

  功德还是敲诈 打假仍需界定

  保健品卖家张女士曾遇到过一次被“做单”的情况——自己接了一个两千多元的单子,但在发货六天后,买家申请退货退款,同时要求三倍的赔偿。理由是所售的保健品只有流通许可证,而没有相关的批文。几番争论后,买家要求五倍赔偿,但张女士始终不同意赔偿方式。

  “对方准备得很充分,电话里就说‘要不协商解决要不按程序走’。”最终,张女士以退货退款并赔偿三千元的方式得到了解决。

  “一些职业打假人,虽然以打假的名义出现,但是最终的目的并非打掉假货,而是借此要钱。”一名曾被职业打假者选中的网店店主表示,碰到这种情况,会让人十分头疼。

  而在一些打假人看来,自己的行为虽然以赔偿作为最终解决方式,但通过自身的打假行为,让店铺进行整改避免别人上当,也算是自己的“功德”。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生表示,职业打假常针对市场中的假冒伪劣、虚假宣传的商品,客观上起到了净化市场的作用。打假行为对维护市场公平秩序有推动作用。

  “但是,在打假的过程中,有一部分职业打假人的目的是为了谋求利益,需要对其有所惩治和限制。”卢明生建议,合法的“职业打假”应该得到支持。但以索赔为目的的职业打假人,对其的身份认定中,不应将其视为消费者。从法律角度来说,其行为也不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保护消费权益的法律,金额较大的赔偿要求则涉嫌违法。

  与此同时,也需要电商平台、相关部门起到监管作用:“店铺不能将网络作为法外之地,用不准确的极限宣传词语,甚至用以假乱真、知假售假的方式蒙骗消费者。”记者 赵喜斌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乔娇阁
相关新闻

河间市发生一起涉嫌非法吸收民众存款事件

  消费日报网讯(记者吕梅海□边志远) 近日,消费日报社连续接到河北省沧州市河间市群众来电反映河间市富桥非融资性金融性担保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民众存款,至今承诺高息及本金都无法兑现。  2019...

江苏句容:“东方紫酒”涉嫌传销在杭州等地被查

  4月6日,本报接到读者投诉,投诉人表示,东方紫酒,江苏省句容县东方紫酒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桑葚酒,一面市就被冠以“全球唯一、能治百病”的称谓,但在该产品明显的夸大宣传背后,还在外省频频出现因...

新型骗术“乔装改扮” 警惕传销向手机端转移

  时下,利用手机APP记录行走步数成为很多人的生活习惯。借助“互联网+”,人们开始更科学合理地制定自己的健身计划。但也有少数不法分子嗅到了其中的“商机”。近日,一家以“走路就能赚钱”为噱头的网红...

永嘉县违法项目禁而不止涉嫌以罚代管

  本报记者程春生王儒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桥下镇村民向本报反映称,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发生两起严重毁坏绿水青山,无合法手续占...

云南多个市县的婴幼儿营养包出现哈喇味

  本报记者林墨涵王儒  日前,有消费者向本网反映内蒙古自治区、河北、贵州等地下发的婴幼儿辅食营养包存在质量问题。继11月7日本网以“儿童营养改善项目部分营养包质量令人堪忧——内蒙古和河北省也...

儿童营养改善项目部分营养包质量令人堪忧

消费日报网讯(记者 林墨涵  王儒)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作为国家基本公共卫生项目和健康扶贫项目,自2013实施以来,取得了积极进展,项目地区儿童营养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对改善贫困地区婴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