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日报网 > 时尚生活 > 教育

线下停摆!多家机构推出“上门早教”,急需高质量人才

时间:2020-07-07 13:46:32 来源:北京晚报

  学龄前孩子也能在家“上课”了疫情之下,北京的幼儿园和早教机构迟迟未能全面恢复运营。不少家庭对孩子的看护和教育需求愈发强烈,大量早幼教师又急需收入。截至6月,北京地区已有近百家幼儿园、日托、早教机构接入摩尔妈妈APP,接收来自全城的家庭需求单,派出老师到家上课。此外,北京的YOKID优儿学堂、乐融早教红领巾校区等多家早幼教机构也推出了上门服务。看起来两全其美的“上门早教服务”真的靠谱吗?

  催生▶▶▶ 孩子宅家里 家长很焦虑

  五颜六色的圆口标志碟在小区空旷处铺开,小孩们伴随着徐琳琳的指令,进行着各种体能训练。“疫情以来,通过上门早教,我每周一到周五给一个小区里的4个孩子上课,每天6小时,月课时费收入近2万元。”徐琳琳今年26岁,曾是青苗国际幼儿园的主班老师。

  疫情之下,小神兽们已在家“闷”了数月,不少家长开始焦虑。“从今年2月开始,小孩就24小时基本待在家里。我虽然每天能在家办公,但最忙的时候要开八九个电话会议,实在没有精力带娃。”女儿今年4岁的投行员工缇娜告诉记者,自己仍有科学带娃的需求,于是萌生了请早教老师上门的念头。

  不少双职工家庭也开始担心孩子的早期教育。“家里老人在教育理念上还是跟年轻人有差异,即便请阿姨给你带小孩,你不会期望她能教你孩子东西,只是保证安全。”儿子今年2岁多的邓女士表示,在她看来,孩子在这个阶段正迅速成长,需要大量陪伴和学习。“疫情前可以上幼儿园和小朋友互动,但疫情期间我很希望有专业老师能上门做这件事。”

  实施▶▶▶ 两周一检测 全程都视频

  由于北京目前仍可见零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少家长也对老师上门授课的防疫安全有所担忧。对此,YOKID未来大学负责人董娜对记者回应称,按照标准化服务流程,幼儿家中基本都在课堂上使用摄像头,视频会同步到家长手机端、园区督导端,实现全流程可追溯。摩尔妈妈方面也表示,平台上的所有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背景调查,提供的资质证书等都经过审核,上门老师每两周做一次核酸检测,供家长查阅。“老师上门当天,还需健康码为绿色、体温正常,入户前也需全身消毒、更换口罩等。上课前,老师也会给每个孩子测体温。对于中高风险地区,我们已暂停老师到家服务。”摩尔妈妈平台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临时封闭管理或需要出入证进出的社区,平台暂无单独解决方案。

  此外,除一对一教学外,一些平台还支持4个以下的孩子拼团请老师。缇娜说,这样也能降低课时费用,“像我们4个家长请国际幼儿园的老师上门,每个孩子一小时课时费也就50元左右。”据了解,每名老师上门早教收费不一,一些平台会根据老师学历、教龄、工作经历、才艺等基本数据以及教学服务质量等评估给出不同定价。

  观察▶▶▶ 早教入户急需高质量人才

  事实上,早在2015年前后,市场就曾掀起一轮早教上门浪潮。“早教到家”、“樱桃早教”、“小海豚”,包括红黄蓝旗下的“叮咚早教”等,都推出过入户服务,价格甚至一度和线下一对多服务相差无几。但由于该模式多采用一对一形式,高质量教师缺口明显,加上老师上门频次低、线下交通成本高等问题,导致多数平台迟迟未能盈利,先后停止运营。

  这种由疫情催化快速兴起的上门早教服务,在如今国内多数地区疫情逐渐收尾的情况下,能走多远?记者注意到,目前北京的托育早教仍以中心式的线下机构为主。以同等教学频次计算,一对一早教到家的价格比线下机构高出不少。对北京大部分家长来说,仍有不小压力。同时,如何解决高质量人才缺口问题,是业内一直面对的问题。

  一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早期教育的入户指导,一直很难做到‘入户’,这次疫情,说不定能成为‘入户’的催化剂。”

  记者 袁璐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赵名扬
相关新闻

46万导师,如何发挥引路人的关键作用

研究生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中的顶端,承担着培养高素质人才和促进科学技术创新发展的双重使命。而导师是研究生学术道路、价值观塑造的重要引路人。目前,全国有研究生导师46万人,其中博士生导师11.5万...

不走寻常路的00后值得点赞和尊重

最近,00后“后浪”们频上新闻,让不少“过来人”们直呼厉害。先是湖南留守女孩钟芳蓉报考北大考古专业引发争议后,获得了不少考古和文博机构、前辈的力挺,一时间还成为“考古圈团宠”。最新消息是,雅典大...

在线教育莫“越线” 对违法违规平台从严打击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异军突起,各类网课陪伴中国大中小学生度过了“停课不停学”的难忘时光。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4.23亿,较2019年6...

海归就业,不仅只有“北上广深”

2019年,成都姑娘李子蒙离开了自己工作4年的北京前往杭州,正式入职阿里巴巴新零售技术事业群,她曾在大学本科阶段前往英国交流学习,毕业后进入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李子蒙告诉...

破除SCI崇拜 回归学术初心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教育部共同研究起草《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强调,要逐步规范学术论文指标,论文发表数量、论文引用榜单等仅作为评价参考,...

线上培训,走得快更要走得稳

核心阅读  目前,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持续扩大,但是也存在课程参差不齐、教师缺乏资质、违规收费等问题。近日,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启动涉未成年人网课平台专项整治。在线教育行业要持续、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