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搪瓷 >

扔不掉的搪瓷脸盆

发布时间:2016-12-23 14:34  来源:沈阳晚报   浏览量:

  

  母亲常说,所谓过日子过日子,过的是啥,就是孩子和破烂。这不,前一阵帮她清理旧物,我总算见识到破烂的威力了。什么用得上用不上的、过时的新潮的、新的旧的,一应俱全。虽然我强烈主张将暂时用不上的东西统统一扔了之,可母亲哪里肯,于是只得一件件请示。

  于是乎,对话如下:“这个军大衣还要不要?”“要的呀,冬天你大姨夫骑电动车用正好。”“这个开关坏了的电热毯呢?”“要的呀,你小姨家猫生崽垫这个最合适。”折腾大半天,被驱逐出家门的东西少之又少。突然,我发现一个自认为毫无价值的东西——笨重的、与新家装修格格不入的旧搪瓷脸盆,沾沾自喜地说“这个可以扔了吧?这么沉,送都送不出去。”母亲看了我一下,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其他的都扔了吧,这个脸盆,留在家里。”

  对于这个脸盆,我还是有些印象的。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全家都住在父亲单位分的职工宿舍里。宿舍是筒子楼,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每天早晚各家各户都要端着图案各异的脸盆,里面放着牙刷牙膏毛巾等个人清洁工具,在公共的水龙头前排长长的队,接水洗漱。

  母亲的搪瓷脸盆,以大红为主要背景,正上方印着喜字,中间还有两条活泼鲜艳的红鲤鱼,十分喜庆。那时,别人家的脸盆都是单位发放的,上面印着口号标语,而母亲的脸盆是从商店买来的时髦货,在洗漱长龙中格外显眼。母亲说,这个脸盆是她结婚时从娘家带过来的,也算是一件嫁妆呢。由于使用精心,保护得当,直至现在,脸盆上的磕碰处也微乎其微,抹去上面的灰尘,脸盆跟新的一样。

  母亲说,这是她的脸盆,更是我的浴盆。我还在襁褓中时,母亲下班回来,总是先端来一盆温水,笑盈盈地对我说,“乖囡囡来洗白白了”,然后帮我洗脸洗脚,再抱我上床讲故事,直至我甜蜜睡去。

  母亲回忆往事的时候,甜蜜而沉醉。我有些惭愧,脸盆被母亲当宝物一样收藏起来了,而我却觉得它是一分不值的“破烂”。母亲的搪瓷脸盆盛着一个人、一家人甚至一代人的生活痕迹,即使日子艰难,也是最美的回忆。

  老物件主人:郭艳霞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姜渌波采写

  摄影记者孙海

  家有老物件拿来炫炫吧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过去的老物件总是给人留下美好的回忆。一床被单、一台老式缝纫机、一台几十年前的半导体收音机、一本几十年来的家庭记账本……这些过去普普通通、老百姓伸手可及的东西,真实而生动地记录了中国社会的全貌,也记录着每个家庭的生活变迁。


【责任编辑:张海垠】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旧版网站入口 | 人员查询 |
监督电话:010-67605545 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程波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5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