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搪瓷 >

久新搪瓷厂末任厂长和他的百年搪瓷梦

发布时间:2017-01-10 15:35  来源:文汇报  浏览量:

  年轻的设计团队已经对传统搪瓷的工艺及造型进行了颠覆与再创造,让搪瓷发挥出全新的生机与活力

  展厅内的几千件搪瓷展品汇成了中国搪瓷百年的时间轴,谢党伟多年的心愿也在这里实现

  这个搪瓷盘是1929年在杭州西湖举办的世博会纪念盘。

  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搪瓷脸盆,业内称为德胜款脸盆。

  这个民国时期食篮做工精细,由人工敲边、手工堆花制作而成的。

  1916年,英国人麦克利在上海闸北顾家湾(现中山北路、恒业路附近)开设广大工厂,这是洋人在中国创办的最早的搪瓷厂,制造牌照、口杯、食篮、灯罩等搪瓷制品与日货竞争。

  就此,搪瓷在中国翻开辉煌一页。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里,搪瓷器皿成了几代中国人的生活必需乃至精神图腾。

  然而伴随着社会发展和变革,当不锈钢、铝合金、塑料渐次进入市场,搪瓷这个平日里哐当作响的器物倏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搪瓷进入中国将近一百年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自筹资金面向公众办起了一场搪瓷百年展,将自己近半个世纪来收集的2000多件各类搪瓷制品轮转展出。展览吸引了政府部门、业内人士、居民以及媒体前来观展,截至目前已近5000人次。

  大家眼里,办展者为大家找回了“集体记忆”。而办展者心里:这,不过是给自己与搪瓷间大半生情缘的一个最好交待。

  办展者,名叫谢党伟,上海久新搪瓷厂末任厂长。  

  百年搪瓷展开幕这天,谢党伟终于睡了个好觉。这,也是他近半个世纪来感受最踏实的一天。

  半个世纪来,与搪瓷“挂钩”的人生沉浮不断。如今,2600件搪瓷器物有了宽舒、安顿之所,还能向世人展示风采。更欣慰的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儿子、儿媳,自愿从老爸手里捧过搪瓷,通过外观设计及制造技艺的更新,致力于给搪瓷赋予全新的功能和定义。

  “这,真的是最好的归宿。”

  “喇叭”师傅带出状元徒弟

  关于搪瓷,谢党伟积攒了一肚子的故事,每每回味每每有新。

  谢党伟出生在普通家庭,家中五个兄弟,排行老四。

  1973年,18岁的谢党伟走出校门进入久新搪瓷厂。那个年代,能进一家有着40年历史的国营老厂,绝对是个好出路。而这个机会,是老母亲帮他求来的。

  当时,谢党伟哥哥们都已上山下乡,老母亲扑通一下跪在学校老师面前,帮四儿子求一个离家不远的工作。

  就这样,谢党伟进了厂,他也暗自发誓:不能愧对母亲的这一跪。

  起先,他被安排进工厂自设的技工学校学习,一周上课,一周进车间实践。制胚、搪烧、喷花,每道工序都学了再反复操练。

  两年后,他被正式定格在了喷花车间。

  慈母以外,谢党伟最想感谢的是严师———陈国庆。这位抗美援朝老兵外号“喇叭”,对徒弟要求非常严格。常常一早就把徒弟“拎”起床,一起研究、拆装喷花用的喷枪。生活上,陈师傅对徒弟很是关心,时不时会拎来甲鱼给这个还在长身体的徒弟。

  就这样,谢党伟渐渐吃透了喷花技巧。比如,喷枪角度的高低、半成品的冷热、气压的大小,以及喷枪的旋转程度。

  他甚至还开始关注艺术效果,最大程度地翻译、还原画师的画稿。

  比如,牡丹花颜色要内深外淡,金鱼肚皮通常颜色较浅,甚至于,一条鱼画板上有七种颜色,他就调配出深浅不一七种色,准备七支喷枪,渐次上色。

  讲求艺术感的同时,谢党伟还慢慢琢磨出了一套提高喷花速度的方法,渐渐赶上并超过了师傅。

  当时车间里的平均定额是两人一天要喷花240个脸盘,谢党伟居然喷到了420个。为此,车间主任还曾偷偷带队在背后掐表计算。

  经审核,这420个脸盘从速度、质量到损耗、艺术效果各个角度考量都属于“一等”,自此,谢党伟喷花技法在车间里流传开来。

  1978年,市轻工业局组织了技术比武。谢党伟的参赛项目是给一个口径26公分的搪瓷饭碟喷花,结果夺得行业第一。奖品,依然是搪瓷,一个口径10公分的杯子,上面写着:上海轻工技能比赛,还有个大大的“1”。谢党伟如获至宝,把这个杯子赠给了外婆。

  当时,人民广场区域武进路上有一个橱窗,以实物、文字展示了这次技能比武大赛中脱颖而出的精品和状元。亲戚天天去看,邻居天天来贺,这给了谢党伟莫大的鼓励。

  1979年5月4日,谢党伟获上海市首届新长征突击手,并于次年当上了工厂的团委书记。

  谁说搪瓷没有艺术品

  这场轻工技术比武中,谢党伟投入全身心“拼”出的搪瓷饭碟,在他自己心里俨然是一件艺术品。

  “谁说搪瓷只是耐用品,没有艺术品?”他有了收藏搪瓷器物的念头。

  既然是收藏,首先要有经费。谢党伟的经费来自三个渠道。

  老母亲一如既往全力支持,常常省吃俭用,偷偷塞给他三元、五元的零钱。

  其次,营养补贴。那时候的喷花工人,因涉及粉尘污染,每天有一毛两分钱的营养菜,谢党伟常常省下这笔钱。

  此外,他还很会“创收”。比如,家里吃肉,他常常把自己的吃肉份额让给哥哥,每让出一块肉就问大哥要四分钱;他还会给弄堂里烧七星炉的老头儿来回搬运煤油炉,每天赚取两分钱。

  收藏,还得有渠道。

  最初,他会攒了钱去工厂的销售部买。

  之后,他还会去包装车间“囤货”。熟悉的同事会把介于一等品和二等品之间的货品以二等品的价格卖给他。“比如,一个脸盆一等品就是三块多,二等品只要两块八毛”。

  亲朋好友的馈赠也是他收藏的主要来源。

  收藏,还需要空间。

  最早,谢党伟收藏搪瓷器物主要看花色,后来还关注上了造型。渐渐地,脸盆、口杯、饭碟、盘子、甚至痰盂,收藏了一大堆。床底下塞不下了,就寄放到朋友家。

  1986年,谢党伟结婚,在从商亲戚的资助下,他有了公平路11个平方米的婚房。即便如此,新地方很快也不够用了。

  此后,数百件搪瓷器物跟着谢党伟辗转多处。直到2006年,夫妻两人买下了四川路上200平方米的房子,这些器物才得以舒展。忍了多年的老爱人一再提醒:“不要再把这些瓶瓶罐罐摆放在家里了”。

  谢党伟还是没忍住,各种展柜、架子纷纷搭起来,还经常带朋友来参观,客厅成了“九曲桥”般的展示室和接待室。

  一次,一名国际友人来看过后提出以上千万价格收走藏品,被谢党伟一口拒绝,“这些见证了我们国家的民族工业和工业设计,也盛满了几代人的情感,千金不换。”

  再续百年搪瓷梦

  与藏品的颠沛辗转相比,更大的冲击来自于搪瓷制造行业整体的衰落。

  2002年9月21日,一个令谢党伟终生难忘的日子。

  当天上午,目送着货车把最后一个集装箱内的货物拉走,站在空荡荡的车间里,谢党伟哭了。在整体产业结构调整、关停并转的大背景下,工厂不得不停业关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结果却成了搪瓷厂的末任厂长。

  当时,谢党伟手上还有10多个未完成的外贸单子。出于责任抑或出于对搪瓷的痴迷,不甘心的谢党伟借来108副模具,带上原先工厂里的14名技术骨干,并在早前下海经商的妻子的帮助下举债50万元,来到南汇老港创业,办起了一个小搪瓷厂。

  离开体制的创业,远比谢党伟设想的还要艰难。由于管理疏漏、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工厂入不敷出,不得已关门大吉,并留下了22万元的债务。

  站在南汇海边,谢党伟感觉自己和搪瓷一样已被时代“抛弃”。他拨通了妻子电话,一番交待之后,决定一了百了。妻子百般劝解,最终将他拉了回来。

  也就在那一晚,整夜未眠的谢党伟决定放下自己的执念,踏踏实实从头再来,过好日子。

【责任编辑:袁和微】

0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旧版网站入口 | 人员查询 |
监督电话:010-67605545 67604554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程波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5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