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搪瓷 >

搪瓷的中国史:从宫廷工艺品到“文革”记忆

发布时间:2016-12-02 09:47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量:

       搪瓷,曾经是中国人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日常生活记忆中挥不去的重要组成部分。曾几何时,家里的脸盆、牙缸、灯罩、饭碗都是搪瓷制品。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迈入21世纪之后,搪瓷制品像听到了集结号一样,“嗖”的一下全体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现如今,要找搪瓷制品,首先想到的就是各大城市争相新建的那些文化创意园或商业街,不过里面兜售的搪瓷制品已经不是日用品了,而是一种象征集体记忆的文化符号。

       
作为文化符号的搪瓷商品
 
       说起搪瓷工艺,大部分人第一时间会与那些常用的日用品联系起来,殊不知在1956年中国制定搪瓷制品标准之前,人们将搪瓷这种工艺称为“珐琅”。也就是说,所谓搪瓷,指的是金属外面的那层类似“釉”一样的东西,无论是金、银、铜、铁、钢、瓷质的各种胎体,只要外层用这种“无机玻璃质材料”包裹,都可以叫做搪瓷。更重要的是,搪瓷早年间的叫法就是工艺品中常提到的那个珐琅。名字一变,立刻高大上起来了。难怪古人说:名不正言不顺。讲搪瓷还得先从珐琅开始。
 
  阿拉伯人带来的铜胎掐丝珐琅
 
       有的书里说,珐琅这种工艺最早起源于古埃及,后来在隋唐时期传入中国。不过,珐琅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被后人所重视,应该是从元代开始的。元朝人有首诗《大食瓶》:“西南有大食,国自波斯传。……素瓶一二尺,金碧灿相鲜。晶莹龙宫献,错落鬼斧镌。粟纹起点缀,花穟蟠蜿蜒”,说的就是阿拉伯人制作的掐丝珐琅彩瓶。
 
       所谓掐丝珐琅,就是用细而薄的金属丝或者金属片焊或者粘在胎体上,组成美丽的图案,再像小时候玩的填图游戏一样,用各种颜色的珐琅釉料把图案填满。之后再经过多次焙烧、磨光、镀金形成最后的成品。
 
       在元代,蒙古人统治的地区横跨欧亚大陆,他们在西征的过程中,每每使用大屠杀的手段,而得以幸免的只有一些工匠艺人。“惟匠得免”的政策也被堂而皇之地写在元朝的典章制度中。在征服如今阿拉伯地区的大食国的时候,元朝军队收罗了很多善于制作掐丝珐琅工艺的阿拉伯匠人,并把他们派到军队里服役。于是掐丝珐琅彩的制作工艺就流传到了中国。
 
       一种说法认为,跟随蒙古军队在云南征战的阿拉伯珐琅匠人在当地收了徒弟,而云南徒弟学会了以后,跑到京城去讨生活时才把这门手艺传到了中原地区。不过元代的珐琅工艺只是起始阶段,珐琅彩绘制技法并未普及,传世作品也少。

       

元末掐丝珐琅象耳炉
 
       真正为世人熟知的掐丝珐琅彩艺术,当属明代的景泰蓝。明成祖的时候,“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将中外交流推向高潮,同时对我国的工艺美术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中,阿拉伯工匠直接来到中国,指导甚至参与了掐丝珐琅器的制造。
 
       外国的师傅来了,技术当然比云南徒弟要好得多了。当时主流的做法是在铜制的胎体上制作珐琅彩器皿。明代景泰年间,这种工艺在艺术手法、制作技术等方面都有了新的提高,宫廷内的御用监还有专门的作坊。因为是景泰年间,而且做出来的东西大多是以蓝为底色的,于是用这种工艺制作出来的器皿就被叫做“景泰蓝”。
 
       可是当时直接在瓷器上作画的釉上彩工艺已经很发达了,为什么还要在铜器上采用掐丝珐琅上釉的复杂工艺呢?那是因为釉上彩在烧制过程中,色彩容易晕散,不像掐丝珐琅工艺可以保证颜色精确;同时铜器封釉具有金属贵重、坚固的特点,又有类似瓷器晶莹光滑适用于装饰的特点,非常符合官家端庄大气、雍容华贵的审美趋向。
 
       但是,由于景泰蓝的釉料都是从西方进口的,价格昂贵,到了明代中后期由于经济原因,铜胎掐丝珐琅彩的烧制开始停歇,再加上传统瓷器的着色技法提高,出现了万历时期的五彩瓷,以金属为胎的珐琅彩工艺品一度式微了。
 
欧洲人带来了画珐琅
 
       珐琅工艺在东方慢慢发展的同时,在西方也没有停下脚步。15世纪中叶,欧洲发明了不用掐丝,而是直接在铜胚胎上烧一层不透明的珐琅釉作底层,而后再用彩色釉料绘画,入窑烧制的工艺,这被称为画珐琅。
 
       15世纪末,法国中西部的里摩日(Limoges)是欧洲画珐琅之都。16-17世纪,那里已经可以生产出世界最精美的彩色珐琅。当时的画珐琅,除了宗教题材之外,还有世俗的装饰画,特别是人物肖像画,这些大多是当时的欧洲皇室和豪门私人定制的器物。比如画珐琅大师利莫赞最著名的作品就是1532年临摹丢勒风格制作的《耶稣受难》组画,他还遵照亨利二世国王的指示,制作了很多描绘他的情妇迪亚纳各种姿势和表情肖像的画珐琅作品。

       

十八世纪欧洲14K金嵌钻石画珐琅怀表
 
       清朝统治中国以后,尤其是康熙皇帝收复了台湾,废除海禁,欧洲的金属胎画珐琅作为重要的工艺品,跟随使团、传教士进入中国,被时人称为“洋瓷”,这是珐琅工艺第二次传入中国。
 
       由于康熙皇帝喜欢先进的科学和技术,对欧洲文艺复兴影响下的艺术也产生浓厚的兴趣。特别是西方绘画中的透视法、光影效果、体积感和质感、逼真写实的色彩关系,都让这位皇帝感到特别新鲜。欧洲传来的画珐琅,一下就受到了皇帝的宠爱。他马上下旨命令宫中的造办处承做,并招揽了多位欧洲画珐琅的工匠来中国指导。
 
       在中外匠师的共同努力下,宫廷造办处珐琅作很快就熟练掌握了金属胎画珐琅的烧制技术,并且还将这个技术移植到瓷器胎体上,于是产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画珐琅工艺——瓷胎画珐琅,也就是今天所说的“珐琅瓷”。不过,当时为了追求欧洲铜胎画珐琅的效果,在康熙朝的珐琅彩外壁上大体是不封釉的,摸起来比较生涩。
       
康熙黄地珐琅彩牡丹纹碗
 
       到了雍正年,皇帝对珐琅彩的烧造更加关心,派怡亲王(十三弟允祥)亲自主持,珐琅瓷的技术工艺和艺术水准达到了顶峰。一方面是开发了国产的色料,不仅摆脱了此前一直依赖外国进口的局面,甚至研发出了新的颜色。
 
       国产色料发明之前,工匠们必须谨慎使用,烧坏了一件东西都得被上司K得满头包,自然也就也不敢大胆试验。有了国产的颜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工艺技术的革新,越来越多的宫廷书画家参与珐琅彩瓷器的制作,开始绘制大量的花鸟、竹石、山水等图案,并在画面空白处题以诗句,配有闲章,进一步推动了西方工艺技艺与中国传统审美的结合。
 
       另一方面,当时景德镇御厂已经烧造出“内外皆有釉”的白瓷胎,摆脱了原来欧式“铜质感”的感官印象,珐琅瓷彻底变成了“中国瓷”。在雍正年,之所以珐琅瓷攀上巅峰,还必须提到两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是年希尧(年羹尧的胞兄),一个是唐英。年希尧向意大利画家郎世宁学习,写了一本介绍透视法的书,叫做《视学》,对推动中国画运用西方科学的透视原理起到了重要作用;唐英则是景德镇的督陶官,在他的身体力行之下,景德镇烧出了更加精美的瓷胎。

       
雍正珐琅彩松竹梅橄榄瓶
 

【责任编辑:袁和微】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旧版网站入口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5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