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产业 > 耐消品 > 钟表 >

纪录片热播成"网红" 王津:"故宫男神"的"钟"情

发布时间:2017-01-10 15:46  来源:北京日报   浏览量:

  《我在故宫修文物》热播后,气度儒雅的钟表修复师王津被网友“晋封”为“故宫男神”。

  冬日午后,阳光泼洒下来,王津逆光坐在一间可以容纳好几十人的会议室里等着被采访,五官被打磨得更显模糊儒雅。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王津提前一刻钟就到了。他站起来,把记者一一迎进来,待众人落座后,才自己坐下,淡淡地笑着解释:“正搬家呢,小屋里工具、文物全都打着包,实在不方便请各位过去,所以在这儿借了个会议室。”

  会议室的墙上,挂着一个圆形的钟,不紧不慢地转着,王津不时抬头看一眼,时间、钟表已经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1. 不独光阴朝复暮

  王津,红了,在年过半百的时候。外人都说,他红的原因是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他不太认同,他把自己的意外走红归结为:“打动观众的是文物”。

  这就是王津,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钟表室的修复师。他自己就像是一块精密的机械钟,无论外界如何,自己永恒地维持着嘀嗒嘀嗒的节奏,不急不躁,不慌不忙。

  2013年,王津就曾经上过电视,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等全都露了脸儿。那会儿,他坐在文物背后,偶尔点评解释一两句,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手里的时光。

  当时,一位男性观众徒手击碎了故宫大殿的一块玻璃窗,导致临窗陈设的一座钟表跌落受损。

  受损的玻璃窗属于故宫内西路开放区的翊坤宫正殿原状展室。这座宫殿建成于明永乐十五年,原名万安宫,明嘉靖时改称翊坤宫,是明清两代后妃居住的地方。清代慈禧太后住储秀宫时,每逢重大节日,都要在这里接受妃嫔们的朝拜。慈禧五十寿辰时,也曾在此接受大臣们的祝贺。如今,这座宫殿保持着清末原状陈列,向观众开放。但更多人熟悉这座宫殿,是因为一部《甄嬛传》,华妃娘娘的寝宫就假设在翊坤宫里。

  “华妃娘娘的钟”被第一时间送到王津手里修复。故宫还特意组织了一次集中采访,十多位记者一拥而入,王津不时提醒:“各位,稍微留神,尤其是背双肩包的。屋里窄,桌上东西多。”

  安顿好了长枪短炮,王津端坐在文物后边,慢条斯理儿地说:“这次被损文物叫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是清宫旧藏,18世纪英国制造。其底部内置机芯,正面有三组料石转花。底部上方四角亦安设转花。文物中部为三株棕榈树及水法装置。棕榈树托起上方的圆形时钟,钟上立一敲钟人,与钟表机芯联动,可报时。该文物按照国家文物评定标准,为二级文物。”

  全程没打磕巴,没有废话,干脆利索。

  他偶尔用手轻指文物,点到即止,仿佛手下不是冷冰冰的金属件,而是一朵娇嫩的花苞。

  此时,桌上文物的真实状态,用伤痕累累形容,毫不夸张——原本的防尘罩已经全部散架,直立钟体上部“扭伤”,万幸的是最娇气的白色表盘完好无损,但表蒙子脱落了,齿轮仍然可以运转。

  “修得好么?”

  王津胸有成竹:“受损的玻璃件儿,宫内仍有原料备用,修复不成问题。”

  那会儿王津还没火,所有镜头都对准了他面前的钟。这位儒雅的钟表修复师坐在钟后,丝毫没有关注到镜头,耐心地讲解着往事:这款钟表是英国特别为中国打造的,不仅制作工艺中融汇了东方宝石镶嵌技艺,而且出厂就是两座。“西方制作钟表多是一座,只有东方讲究‘好事成双’。”

  如今,王津再出现在镜头里,依然愿意将文物放在前面。他很满意自己的设定——最佳男配角,发挥出钟表的最佳演技才算是他的本职工作。

  2.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即使每天把时间握在手里,匆匆时光依然从指缝里逝去。今年,王津体检的时候猛然发现,从小到大保持的1.5的视力下降了。

  “岁月不饶人,也是该眼花了。今年视力0.8。”王津摆摆手,笑了。这笑容背后凝结着一丝不得已的怅然。

  1973年,王津的奶奶去世了。12岁的少年搬去跟爷爷同住,说照顾其实有点牵强,更像是就个伴儿。

  “爷爷在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工作,小时候我偶尔就会去给他送饭。每次就让送到神武门外边儿,爷爷溜达到门口取。他一般不愿意让我们小孩儿进宫玩,他说了这宫里一草一木都是公家的。”至今王津谈起这段的时候,眼神都会发光。这是他儿时的记忆,饱含着对亲人的记忆。“那会儿故宫对我而言,就是神秘的。有时候也会胡琢磨,高高的宫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后来爷爷年纪大了,有时候报医药费、去医务室拿药,也是我去跑腿儿,那会儿对我而言故宫就是一个单位,每次匆匆来了就走,顾不上多看。”

  1977年,王津从北京市第九十一中学初中毕业,准备响应号召下乡插队。10月,朝夕相伴的爷爷去世了。算是一种照顾,王津接到通知可以去故宫接班。一开始得到的信儿是去图书馆。也是恰如其分,王津话不多,目光清澈,文质彬彬的。

  不过,院领导可能觉得男孩子更适合在文物修复厂工作,上班第一天,老厂长就带他到各个工作室转了一圈。

  一转就圈住了他的岁月。

  走到钟表室,一席帘子半遮着屋门,只有一位师傅正忙乎着,他就是后来王津的师父——马玉良。

  他停下手里活,站起来引着王津去看桌上摆着的两件钟表:“你喜欢什么呀?”

  王津透着实在,憨憨地说:“不知道。”

  他又问:“你喜欢动的还是静的?”

  “喜欢动的,好玩儿。”王津打开了话匣子,“我三四年级时拆过自行车,把链条卸下来,洗洗车轴,上上机油,觉得挺有意思。”

  老师傅笑了,眯着眼睛,说了一句“挺好”。 大概过了十来天,王津接到了通知,去故宫博物院钟表室上班了。王津以一种全新的视角,重新打量着爷爷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牢牢记得千百次的叮咛“不能拔一棵草,不能摘一朵花,不能对这里的任何东西心怀觊觎”。

  几年前,在一场民间钟表展览会上,台湾著名收藏家黄嘉竹带来了一件得意的藏品——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送给女儿的一块怀表。一片追捧赞叹声中,黄嘉竹拉着王津,执着地询问:“故宫有没有这样的表,这上面有女王的签名。”

  王津仔仔细细地把怀表放在手里端详了一番,诚恳地摇了摇头。黄嘉竹心满意足。

  确实,一辈子沉浸在精确到毫厘的机械修复中的王津,对于价值的判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超脱和淡然。也许,这就得益于爷爷儿时的叮嘱。

  3. 择一事“钟”一生

  刚开始上班,王津学会的第一件事儿不是修表,而是打水。直到现在,正在打包的老修复室一角依然摆着一个脸盆架子。

  “每天下班,师傅都得洗手。他不洗手,谁也不敢动。这水谁打?总不能让老师傅临下班自己去打水吧?当徒弟的得有眼力见。”

  为什么下班先洗手?

  因为传统的钟表修复讲究的是用煤油清洗机械构件。双手必须长年累月地浸泡在煤油里,有时候手一洗就是一个小时。“师傅说了,宁可伤手,不能伤文物。”王津说得轻描淡写。“谁干了谁知道,别说手了,鼻子就熏得受不了。”

  然而,古钟的铜质零件经过这样一遍遍的清洗,才能焕发出久违的光泽,也露出了程度不一的残损。“修复后过几十年还能保持得很完好,有的可能会有一层淡淡的氧化层,但绝不会有腐蚀的痕迹。”

  王津的师父是从故宫警卫队转来的,严肃不苟言笑。每天八点上班,他七点半就进办公室,也不言语,绕着工作台转悠。

  “我们的活儿都摆在桌上,他从来不问你干到什么程度了,活不干利索了,绝对不允许你碰下一个活儿。”

  其实说是干活儿,第一年学徒是不让碰文物的。就是练练基本功,比如弄点铜丝,粗的细的,锉个销子之类的。

  这规矩谁定的?没人说得清,师父的师父就是这么一辈辈传下来的。

  师父的师父是谁?2014年12月,国务院批准的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发布了,古代钟表修复技艺榜上有名,王津是第三代传承人。他的师父马玉良是第二代传承人。第一代传承人写着徐文璘的名字。

  其实,再往前捯可以追溯到1601年,意大利的传教士利玛窦将40多件贡品送给明朝的万历皇帝,其中就包括一大一小两面西洋钟表。至此,红墙金瓦的紫禁城里,打更的声音外,增加了嘀嗒嘀嗒钟表流转的声音。同时催生的一门技艺,就是钟表修复技艺。

【责任编辑:袁和微】

收藏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
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
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数字版

tj45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