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日报网 > 时尚生活 > 文娱

自说自话1——左庄伟

时间:2021-01-12 14:20:16 来源:消费日报网

  我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出生在极其落后封闭的苏北涟水县的农村,童年未走出过八里方圆之地,是在饥荒和战乱中度过的,从未见过称得绘画艺术的作品,仅在年节时看到祖父从街上请回的木版印制的社王爷像,偶尔也买到解放区发行的带有民主抗日内容的新年画。我如获至宝,用鸡蛋从街上换来的铅笔在白报纸上临画,有时也用染布的几种颜料涂色。贴在半明半暗的土墙上,远远看上去倒也喜人,深得邻居长辈夸奖,当区长的父亲回来也看几眼,笑笑,我已得到莫大的鼓励。小学时代在教科书的空白处画满小人像,自得其乐。我没有可炫耀的艺术环境和令人羡慕的“书香门第”租宗,所以我自号“安东村人”.安东是涟水城古名,据说宋代大书画家米芾在古安东任过官,是昌硕五十多岁时出任过安东知县,因不愿曲意逢迎,到任只一个月即辞去,他曾自刻印章曰“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 。这就是我故乡唯一值得自豪的艺术光荣、直到五十年代初,我走进清江浦(淮阴城,今日准安)才始见到绘画。也只局限在小人书和宣传画,那已使我大饱眼福,我手头有了红蓝铅笔和各种质地的白纸,有空就照着画,那时心中已萌发,长大能干专画的事就快活了。

  随着父亲调任苏北行署所在地扬州工作,我有幸考取省立扬州中学。扬州中学是一所完善而高水平的名校,有专职美术教师和专用图画教室,还有美术组织,我的老师是苏中著名画家江珍光(扬州国画院首任院长),从那时起我才真正开始了可以称得上的绘画学习,我的作品不断发表于班级墙报上,还选用作报刊头,也就从那时起,我在年级里也已是小有名气的小画家。

  因父亲调入省城南京工作,我毕业后经江珍光老师推荐,以素描第二名考取了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那时的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是名家云集的名系。一代大师、大画家陈之佛、傅抱石、吕斯为、黄显之、秦宣夫、杨建侯、伍霖生、谭勇都分别以自己的艺术专长教授我们专业课,在他们的教育培养下走进艺术领地,毕业后留校任教的却不是我喜爱的绘画,而是动嘴不动手,弄文不碰笔墨的美术理论,半个世纪以来画家没有当成,得到个空头“美术理论家"之誉,游历于美术界,直到花甲之年才立志要实现画家梦。

  就我个人喜好是西方的油画、水彩画和西法素描,所以我长期专注于西方绘画的史论研究、教学和鉴赏,我曾著有《美术鉴赏)、《中外经典美术鉴赏》、《欧洲美术鉴赏)、《西方人体艺术鉴赏》、高等美术院书教材《美术鉴赏)两册、《画海雕林探美》 、《西方绘画史话》 、《金陵书画) 、《论美术与美术家》和70万字的《美术大典》、美术论文及评论文章近五百余篇等等,并且专门到俄国学习研究西方美术史迹,这使我在观念上,画理和画法上都侧重西方艺术;而我所受教育及在美术界的艺术活动又多侧重于传统中国绘画;随着开放政策的实施、西方现代思潮,艺术流派人境中国,深受年轻画人的追捧,我亦关注现代艺术从时代和正面的研究,我在江苏首先通过江苏画刊和媒体、讲课中系统介绍和研究西方现代绘画,并支持和评价第一代现代艺术家们,这又在我的中西传统艺术理念和理法中加入了西方现代艺术知识和修养。古今中西的艺术理论、知识和修养在我提笔从事艺术创作时,必然影响着我的创作观念和创作技法。

  说实话多年的美术理论教学和研究培养了我的心灵和眼界,同时也荒疏了我的绘画技艺,数十年只动嘴和作文章,高度技术性的绘画艺术不是理论能指挥得了的,离手的拳时间太久了,令我眼界高而手低不敢轻易动笔。这个现实使我望“画家”而生畏。二十世纪结束的那一年正是我毕业四十周年纪念,为了参加同窗美展,我不可回避的发奋了一个暑假。调动了我全部的勇气,赤膊奋斗了一个夏天,思想如潮水般涌到宣纸上,不顾一切清规戒律,著成满屋图像。起初女儿给我的鼓励是“爸爸:不要再浪费宣纸了”,我只能以更多的“浪费”来回报女儿的评价。待精选托裱以后,女儿笑着说:“爸爸,你真行”。当在省美术馆和夫人乔文艾传统花鸟画一并公开展出时,得到了画家同行、观众的鼓励和好评,但也得到画的不如夫人好的评价。不论如何,平素人们只知道我是理论家,竟然也能画画,而且与众不同的初露画界,有的画家评论我是“江苏水墨又一家", 有的友人笑着对我说“这次一鸣惊人了”,我也只是笑笑而已。

  这次展出,增加了我的作画自信心。日后又多次在画展露面,因为我的画既不同于西画又不同于传统中国画。中西两方专家都无法用各自的传统理法评价我的高低。我的作画理念和技法太个性化了,当人们无法用传统的评画标准评论我的画时,我在江苏画界就拥有与众不同的小小一席之地,人们开始在我“理论家”的头衔后面承认是一位画家,我也就大胆的在名片上印一个“画家”头衔,了以自娱,满足一下儿时梦想“画家”的虚荣心。

  我在画林中游艺了半个多世纪,深知秀木于林者极少,唯有那些在绘画观念和理法方面有自己独立见解,个性鲜明的画家和作品,才能在画林中有一席之地。跟在前人后面模仿者,不仅没有出息,而且必被前人所荫蔽,学古人是超不过古人的,学前人顶多像前人,终归没有你自己。因此,我无论在做人或是处事都不情愿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我一贯主张: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自己看到的世界,然后再用自己的手去描写自己看到的,又经过自己头脑思考过的世界,至于这个心目中和手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是高还是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自己的,这就足够了,我的画就是这样的画,它是我心灵的产儿。

  世间绘画有画理并无一定画法,从前人绘画实践中总结了一系列的画法,那只能供后人入门之学,在这个基础上着力于“我创我法”,方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画家。我作画历来不守传统程法,主张用我之画法去描绘我对现实自然感悟所滋生的情境,这里必须声明我之法并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多年来观赏古今中外,传统与现代艺术家艺术创作实践中获得的。我喜作流动无形之云水,因为它千变万化,充满生命活力。我所营造的画面多为抽象中偶有具象景物,二者结合甚妙,具象之景物可以使人认知,接近现实,而抽象给人难以具体体验,不易捉摸,很难用生活真实去辨认属性,但是它是从具体事物中被抽取出来的相对独立的各个方面的属性和关系,它可以调动观赏者的想象力,产生无限遐想的多维思绪。我总是想创造一种画面意境,让观赏者导入一种再创造的意境,一种可思可想不可及的神秘境界,从中感悟其情和趣,藉以获得某种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的精神乐趣和审美享受。我的作画过程与古人箴言相悖。古人强调“意在笔先”,我却往往是为某种莫明的情绪所动,即提笔在宣纸上挥洒,此时我的心态往往处于无意有意之中,画面上水墨淋漓无序,尔后我对过去的情绪稍作理性思考,定心、定情坐以视之,此时调动我脑海中全部直接和间接的对自然人生感悟,对所见各种画面的艺术效果闪电般梳理,然后因势利导,小心收拾,调整画面各种关系,如果一时找不出头绪,即撂倒一边,待一段时间过后再索回细细观察之,此时会以冷静客观理智态度收拾,即“意在笔后”之法,终成最初始料不及的画面效果,这样糊乱生成的画,就是我的画,我的画永远只有一幅,从不可重复,我作画从不求逢迎讨好别人,人们对我的画好恶,全不在我意,“我画故我在”。

  2012年1月25日

  墨香居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赵名扬
相关新闻

疫情下春节档的影院、演出怎么样?

  近日,河北、黑龙江、北京等地接连出现多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随着春节临近,人员流动和聚集增加,疫情防控形势愈发严峻。  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保障演职人员和观众的健康安全,部分地区的...

微短剧兴起,为影视剧开辟新“赛道”

  在广电新媒体平台近日发布的《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中,抖音将微短剧称作“明天的剧集”,2021年将推出30部以上精品微短剧。而快手从去年就开始对微短剧加大扶持力度,上线多部微短剧并向用户推荐。...

国家网信办出台公众账号管理新规

  国家网信办1月22日发布新修订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月22日起施行,重点强调打击虚假信息、虚假流量等违法违规行为。  对比2017年10月8日起施行的原规定,此次发布的新...

良性互动提升影视质量

在影视创作中,即便是配音、字幕、海报这样的细节也越来越受重视,这是影视行业工业化程度不断提升的表现  近日,一份演职员表悄然走红。在作品片尾部分,配音演员与角色演员的名字并列出现在屏幕上...

春节抗疫减少聚集,咪咕爱唱带你在家嗨!

  春节,是一个有关欢聚的特殊日子,但今年春节,为了祖国抗疫大业,全国14亿人民都减少了与亲朋好友的团聚。缺少歌声和欢笑的春节总是少了些许年味,尤其对于年轻人而言,“家里蹲”更是一种折磨,越...

才子佳人风花雪月不能代言江南文学

  才子佳人、风花雪月,说起江南文学,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止步于此。而在许多学者和作家看来,创作的多元性和包容性,才是江南文脉得以延续的强大推力。“当我们今天谈论江南文脉,保持它的多样性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