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日报网 > 时尚生活 > 教育

“大语文”的旗由谁来扛

时间:2021-01-12 13:21:4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谷泽(系教育研究者)

  注资、融资、卡位、竞争……近日,“大语文”培训机构消息不断,引发公众和媒体对“大语文”的关注与反思:“大语文”是否是伪概念?语文学习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大语文”方向何在?

  “大语文”当然不是伪概念。追溯源头,新中国成立前后,叶圣陶先生把国语和国文合起来称之为“语文”,这个定义,从叶老的初衷上来讲,其实已经指向大语文。可惜的是在后续的学科、教材、教法建设上,因为思想解放不足和照搬苏联教育方法等时代影响,语文学科的内涵和外延,不仅没有展现其应有的“大”的一面,而且不时陷入概念化语文、低幼化语文、工具化语文等境地,格局上被批评为狭窄,面目上被诟病为支离,最终拉开新一轮课改的大幕。

  “大语文”概念本身也已经存在多年。20世纪80年代初,河北省特级教师张孝纯提出要以语文课堂教学为轴心,把学生的语文学习同他们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有机结合起来,提出大语文学习“一体两翼”的理论,即以语文课堂学习为主体,以加强语文课外学习和拓宽语文学习环境为两翼。经过张孝纯以及众多老师的探索,大语文教学流派在20世纪末期已经形成一定声势并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事实上,新一轮课程改革在语文教学上更加注重人文性,更注重整体性和综合性,更强调探究性,这些可以说都体现了包括“大语文”在内的多种语文改革探索的影子。

  目前,“大语文”等改革已融入新课改当中,加之语文改革等新名词、新理念不断涌现,原来以张孝纯为代表的“大语文”流派渐趋沉寂。待到“大语文”近十年来重新回归公众视野,“大语文”早已物是人非。现在见诸报端以及市面流行的“大语文”,已经成为众多语文校外培训机构的集体自称,同当时张孝纯所倡导的“大语文”已经无甚渊源。

  无甚渊源本也无关紧要,问题是目前的“大语文”校外培训机构常常呈两极之势:一是有“大语文”之名,但完全无“大”之实,依然以提高分数为唯一目标,大行之前数学、英语补习班的生意之道,影响学校教育秩序,负面效应显著。二是有“大语文”之名,也有“大”之实,但是大而不精,大而无边,或打着国学、游学、演讲等名目,既无课程,更无体系,也无师资,和“语文”相去甚远。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大量的风投资金涌入大语文赛道,各家机构开始纷纷抢滩布局“大语文”,有研究机构称,2020年语文培训市场规模约2000亿元左右,市场增长潜力巨大。这就造成一方面培训机构之间互相竞争激烈,不当竞争的情况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一些机构用商业的模式把语文教育当成生意来进行扩张,尤其是当前一些头部机构纷纷斥巨资进行扩张,其商业本性极易破坏教育风气和生态。

  当前教育界流行一句话叫“未来已来”。的确,时代变化、教育变化、成长变化日新月异超乎想象,语文学科必须更大、更深、更广,才能跟上这个时代。问题是,“大语文”这个旗,到底该谁来扛,是培训机构来扛,还是学校教育来扛;到底该怎么扛,课程如何与时俱进,体系如何上下贯通,视野如何左顾右盼。可能后者将会决定前者。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当商业资本步入教育领域的时候,演员杨千嬅在其主演的电影《可爱的你》里质问培训机构老板的一句话——“Bowie,你是在做生意还是在办教育?我是一名教师,教师本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是用生命影响生命,你明白吗”,值得所有的“大语文”人反复自问。

消费日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消费日报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消费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消费日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消费日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消费日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消费日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消费日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xfrbw218@163.com  电话:010-67637706

标签:
编辑: 刘坤媛
相关新闻

拒绝在线教育乱象涌动,微开讲引领行业新方向

  近期,一则以几大在线教培机构头部企业的广告被网友指出同一位老师的背景身份其不同,一会是数学老师,一会是英语老师;在线教育也成为了热搜话题,也间接折射出在线教育的种种乱象。  自疫情爆...

在线教育 莫背离初衷

  对于在线教育机构来说,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  近日,一名“老师”同时出现在几家在线教育机构的网络视频广告中,有时自称“教...

“非必要不留校”应给学生更多自主权

“非必要不返乡”“非必要不留校”“有必要可留校”“非必要不出校”……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变化,各地高校发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花式放假令”。  到底回不回家过年,因此成了不少大学生的闹心事。部分大学生,因...

谁来教父母成为合格父母?家庭教育法草案来了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这句略带调侃的话,恰恰道出了当今家庭教育的问题所在。谁来教父母成为合格父母?  家庭教育需要立法来设定底线、厘清关系。20日提请全...

北京“体育教改”:期待背后有真招

  总不把体育课当回事、舍不得拿出时间流汗锻炼、校园里屡见不鲜的“小眼镜”“小胖墩”——在北京的中小学,这些“老大难”问题,很可能有解了。  1月18日,北京市教委面向社会公布《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

达内“发现杯”大赛吹响集结号,湘潭大学宣讲会介绍教师参赛收益

  为了提升高校学生对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学习与研究兴趣,激发高校学生创新创业意识,帮助高校教师改善教学方法,提升教学能力和教学水平。1月14日,第八届达内“发现杯”大奖赛宣讲会在湘潭...